宽带是否将重生?

2015-04-14 09:45:07 大一互联 52

在沉寂了两年多之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终于重启了新一轮的光纤宽带升级运动。

今年2月底,工信部公布了2015年宽带战略的年度目标。要求在2015年底新增光纤到户覆盖家庭8000万户,城市宽带到达20M、部分大城市实现100M.此外,目标还要求在2015年新增1.4万个行政村通宽带,推动一批城市率先成为“全光网城市”。

但有接近运营商的分析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在城市地区,工信部的这一目标很有可能被提前完成。

从中国电信集团总经理杨杰公布的中国电信2015年的宽带发展规划来看,其中明确提出2015年提速至50M-100M,这一目标要超前于工信部制定的目标。此外,中国电信占据中国超过60%的固网宽带市场,在上海等发达地区,中国电信早已完成了城市20M的宽带提速目标。

另据运营商公布的2015资本开支来看,固网宽带建设资金虽然占比依然在10%左右,但总额,尤其中国电信,相较往年有所提升。

这令产业链备受提振。在过去的两年间,电信联通两大运营商几乎将所有精力放在移动3 G网络的建设和运营上,宽带市场除了同质化的低价竞争,再无波澜。

华为宽带事业部的一位高级工程师向《财经》记者感慨,从今年开始,运营商终于开始主动与华为探讨宽带和互联网战略、产品的结合方案。“前两年都是我们在向他们推,现在是他们主动向我们要。”

一切似乎都在复苏。

不过,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行业人士认为,这并非政策因素,更多是市场竞争的自发因素。他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宽带战略其实刚刚开始。一张优质的光纤宽带网络是未来诸多变革的基础平台。但如何促进这些变革的出现,并非光靠发展宽带网络自身可以解决的。

曾经低迷2010年,工信部、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推进光纤宽带网络建设的意见》,提出2011年城市用户及农村用户的宽带接入将分别实现8兆及2兆以上,3年内光纤宽带网络建设投资超过1500亿元,新增宽带用户超过5000万。

《意见》出台的时期,亦是“光进铜退”(光纤宽带FTTH替代铜线)技术进阶阶段,电信联通两大宽带运营商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宽带升级革命。

2013年,国务院发布“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将“宽带中国”计划正式上升为我国国家战略。

据不完全统计数据,5年间,运营商在宽带中国战略上的投资总额将近2000万。但这笔投资主要集中在2010-2013年,此后两年,运营商在宽带上的投资越来越少。

根据工信部发布的2014年通信行业分析报告,2014年,移动投资1618.5亿元,同比增长20.2%,占通信行业全部投资额的比重达40.5%,而互联网及数据通信投资规模与占比有所下降,只有398.6亿元,同比下降22.1%,占比由上年的13.6%下降至10%,固定通信投资则连续两年在10%以下。

聚焦移动3G、4G网络战略是宽带战略萎缩的一大原因。尤其在最近两年,电信联通几乎将全部资金用于3G网络的建设和维护。

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电信业人士亦有观点认为,前三年的宽带升级战略完全是市场竞争的需求,但宽带战略投资巨大且回报周期长达5-10年,宽带中国战略没有提出普遍服务基金政策,而是使用了“完善电信普遍服务补偿机制”,单靠电信联通的自身实力难以支撑持续投入。

尤其在人口更少,ARPU值更低,面积更大的农村地区,如果没有国家资金的有力支撑,运营商基本没有动力在这一区域实施光网改造。

根据运营商内部不完全测算,在光纤成本不断下降的今天,发展一个城市用户的成本约为400-800元,但发展一个农村用户的成本依然高达800-1000元左右。

运营商内部甚至一度希望在投资更大、回报周期更长的农村地区采取“移动宽带代替固定宽带”的发展策略。这与工信部今年提出的“宽带乡村”目标其实有所矛盾。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的一位匿名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宽带中国战略以工信部为推动主体,但工信部没有财权,从一开始,工信部就希望依靠市场自身的力量解决宽带问题。工信部在权限之内给予政策支持。“给政策不给钱”。

2013年12月,工信部向中国移动发放了固网宽带经营牌照,允许中国移动建设经营宽带业务;今年3月1日,工信部又下发了《宽带接入网业务开放试点方案》,文件中针对民资进入宽带接入网络业务提出三种模式:一种是建设宽带接入网络基础设施;另外两种模式是资本合作模式和宽带转售模式。

向中国移动发放固网宽带经营牌照,初衷在于打破宽带市场南北分治的垄断局面;而向民资开放接入网市场,则意在解决资金问题进一步盘活宽带市场。电信专家韦乐平测算,民资的投入能够占运营商一年固网宽带投资资金的一半。

至此,工信部几乎将宽带市场在政策层面完全放开。上至三大运营商,下至某个社区物业,都可以在这一轮宽带中国战略中投一份钱,获取一份收益。

有评论认为,这是工信部对资金极度匮乏的宽带战略搭建的最后拉动体系。但从市场表现来看,运营商的决策其实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借力第三阵营中国宽带市场可分为三大阵营,其中,电信联通移动为三大运营商为第一阵营;鹏博士、世纪互联、方正宽带和赛尔网络等大型民营宽带接入商为第二阵营,这些公司在规模上基本具备覆盖全国的能力;而第三阵营则是分布在全国各地,类似包租公的小公司,他们成分复杂,能力差异巨大,包括社会渠道、代理商、物业、工维队伍,他们在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从市场份额来看,中国电信大约占据60%宽带市场份额,中国联通30%,其他为10%.从电信联通今年发布的资本开支来看,宽带建设资金大约为200万。远低于超过千万的4G建设资本。有人测算,建设资金缺口高达50%.为了解决资金难题,电信联通制定了“两条腿走路”战略:一是自建,二是利用社会资本。利用社会自己的好处在于,运营商虽然在收入上损失了一块,但节省了初期改造资金,并获得了最终用户市场。

工信部发布的民资进入宽带政策有一定门槛,首批已经公布申请牌照的公司,包括了鹏博士、方正宽带等第二阵营的大型民资宽带商和第三阵营中的大型宽带商。

但有中国电信人士向《财经》记者指出,运营商内部已经达成共识,可以有效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的第三阵营才是帮助中国电信快速发展用户的最佳合作伙伴。上述人士指出,这些合作伙伴以当地能人为主,虽然个体小,但一可以轻松解决入场费、排他性协议等问题;二其发展的用户依然是电信联通的用户,虽然分走了一些收入,但用户是自己的。

“比如,某个村的网吧店主,承包了这个村的入户市场,在5-10年之内,电信按照新增宽带用户发展的数量每月和他分成,但他发展的用户是电信的用户,而非第三方运营商。”广东电信的一位运营人士举例。

《财经》记者获悉,早在两年前,广东、四川、湖南、湖北和黑龙江等省的电信联通公司就开始摸索这种合作分成模式。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在2014年底视察广东时就曾强调,应该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推广该模式。

有中国电信高层慨叹,如果在三年前就采取这种模式,中国电信不会在大力发展移动通信市场的这些年顾此失彼,失去部分宽带市场城池。

上述电信高层透露,中国电信后期将在重点省份重点城市千方百计加快进度,重点攻克城市的城区、城中村等核心地区。投入以后借助第三阵营的力量,一片一片小区地策反,把用户争夺回来,并维护好。“我们有管道,要做起来是很快的,难的是挨家挨户接入换线。”

不过,亦有人提醒,这种合作模式具备一定风险。由于成分复杂,这些数量众多的合作对象既不可能获得牌照,也没有长期的政策保护。广东某城中村电信代理商向《财经》记者坦言,分成周期长达5年,如果政策变动,风险还是有的。

韦乐平认为,决策层和监管层需要在放开民资这件事情上持更加开放和服务的心态。跟踪、总结,及时调整政策和合作方案,解决市场的困难和问题,为民营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政策环境。建立一套事前、事中、事后管理有机结合的监管体系。

现实挑战广西南宁某城中村超过2000户宽带用户已经两月不能上网,原因在于网线频频被竞争对手恶意剪断。

以光纤为核心的宽带网络,曾被广泛认为是运营商在下一波移动互联网大潮中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基于这张高速宽带网络,运营商可以向个人、家庭和企业用户提供云服务、大数据和其他各种智能业务。

但由于宽带行业的恶劣竞争,运营商对于宽带增值战略的挖掘和改造远远没有开始。在中小城市,宽带月租十分低廉,竞争激烈的时候,甚至有运营商祭出免费牌,与移动网络向用户捆绑销售。

电信和联通的移动用户能有今日之发展速度,原因之一在于这种捆绑策略,在中国移动获得固网牌照之后,迅速复制电信联通的捆绑营销方式。尽管没有明确的统计数据,到目前为止,中国移动已经在一些二三线城市中发展了一批数量可观的宽带用户。

中国联通的一位宽带运营人士向《财经》记者分析,中国移动在固网宽带上做对了三件事情:一是准确把握了政策时机,二是瞄准了电信联通不甚重视的中小城市;三是采用低价策略有效地策反了电信联通用户。

这令宽带价格竞争走向白热化,亦令捆绑模式走到尽头。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在近期的一个内部会议上坦言,捆绑销售的招数已经不灵了,中国电信需要从卖业务转变为卖产品、卖服务。

换句话说,宽带市场竞争需要摆脱低价同质竞争,挖掘其内在商业价值。

今年3月,继中国电信在去年推出智能家庭解决方案“悦Me”之后,中国联通发布了“智慧沃家”战略,意在集成智能家居业务。二者均是以家庭为基本用户单元,将宽带、4G、数字电视业务进行组合,具备互联网电视购物、家庭安防、智能监控、家电控制、家庭医疗、家居娱乐等功能。

华为宽带业务的一位专业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运营商希望成为未来的家庭智能产品集成商。智慧家庭各种电器设备信息的汇总,围绕健康和医疗的各种穿戴产品,这些信息的传递需要通信网络来做综合数据的汇集,运营商可以成为这些数据的汇聚和分发平台。

“运营商可以不做集成商,但如果不做,就会被架空,被管道化。”上述人士强调,在其他领域,如政企大数据、云数据中心服务,运营商面临的挑战是一样的。“做就有希望,不做就被管道化”。

不过,据《财经》记者了解,无论是“悦ME”还是“智慧沃家”,目前产品形态其实很不成熟,还仅是一个尝试的开始。

一张网络的未来还需考量战略设计、管理架构、运营机制、竞争格局等多方面因素。运营商手中的宽带网络最终与移动网络如何有效整合,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固移融合,确实是一个问题。

此外,运营商可以有默契地摆脱价格战吗?短期业务指标和长期发展愿景之间的协调将是运营商不得不面对的难题,而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第二阵营、第三阵营民营资本公司,如果处理不好同业竞合关系,也将成为其制纣。

有分析机构认为,中国宽带价值创造能力远低于欧美,这意味着宽带将在下一阶段迎来大盈利、大发展时期。一张优质的光纤宽带网络是未来诸多变革的基础平台,但如何促进这些变革出现,除了发展宽带网络,亦需运营商和产业链以更加开放的态度去应对产业的合纵连横之势。

一切只是开始。

转载请注明: www.gdidc.org 广东IDC



文章转载请注明www.bigone.com.cn  广东idc 大一互联
我们专业提供广州各大运营商机房服务器托管租赁等IDC机房业务!
您可以选择电信/双线/BGP多线/等多家运营商线路运行您的业务!
文章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销售电话:020-83560263    销售手机:
13760852008